• <code id="wkygg"><label id="wkygg"></label></code>
  • 大學生活網:中國校園信息知名門戶網站,為您提供大學生生活服務!

    同類欄目

    你的位置: 主頁 > 勵志經典 > 青春勵志 >

    齊白石畫蝦的小故事

    2017-10-16 13:01  大學生活網  我要分享  字號:T|T

    厲歸真自幼酷愛繪畫,善于畫牛和虎,也兼畫些禽鳥花卉。由于自小生長在農村,經常接觸許多牛,對牛的形態習性有很深的了解,所以把牛畫得非常生動逼真,深受人們稱贊。可是牛只是鄉村山野常見之物,一般權貴名門都不太愿意把牛的畫掛在自己廳堂,把牛視為不,人們認為在廳堂里只有掛上一幅“老虎圖”才顯得府第威嚴大方。所以厲歸真畫的牛很少有人問津。除了在下等酒肆換杯酒暖暖身外便無出路。為了適應一些上層權貴雅士的需要,厲歸真只好開始學畫老虎。可是開始時畫的老虎總不大像老虎,沒有虎威虎氣。畫來畫去反而有些像牛,因為他長期以來畫牛畫慣了,人們稱他畫的老虎叫做死老虎。厲歸真為此事十分苦惱。

    厲歸真受了這樣大的打擊,反而激發他下狠心,一定要把死老虎畫成活老虎。此后,每天一大早就備足干糧和筆墨紙硯,深入猛虎喜歡經常出沒的荒山野嶺,可是一連跑了好多天,連老虎影子也沒有見到。后來山民告訴了,老虎習慣白天伏在密林中休息,只有晚上才出來捕食。這樣,他便找了一棵較大的樹,在上面搭了一個隱蔽的棚子,自己便在棚子里住了下來,等待每天太陽落山后,觀察老虎出沒情形,仔細地觀察老虎的各種動態;坐的、伏的、蹲的、撲食小動物的種種動態和神貌,特別觀察老虎發威時的威猛雄姿。把觀察到的形象畫成白描記錄下來,這樣經過了一段時間,積累了大批老虎的畫稿,同時為畫好老虎打下扎實的基矗為了更進一步結合老虎的運動姿態,專門向獵戶買了一張虎皮,在畫虎前便將虎皮披在自己身上,模仿老虎種種動作,在家里跳跳撲撲,仔細琢磨老虎神態特征,以便增強對老虎的想象力,做到畫虎心中有數。厲歸真經過一段艱苦的深入老虎生活后,畫虎的技藝大有長進,畫出來的老虎無不栩栩如生,有猛虎下山,有餓虎撲羊,有仰天長嘯……昔日認為厲歸真畫的是死虎的人們,已轉為刮目相待,大家都爭著要買他的老虎,真是門庭若市,應接不暇。

    古語說:“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?”厲歸真為了把死虎畫活,不懼艱難和危險,深入荒山猛虎出沒之叢林,獲取老虎的第一手材料,這樣才能把老虎畫得超群出眾。這個故事對我們今天的文藝創作仍然大有裨益。

    一代藝術大師齊白石所畫的蝦是非常有名的。他筆下的蝦,活潑生動,就像正在水中游動著一樣,一節節的蝦身透明而富有彈性,長長的蝦須和兩只蝦螯也好像在不停地擺動著。而且,有的人可能還不知道,這一只只活靈活現的水墨蝦,在齊白石的筆下不到一分鐘便能畫一只。后來有不少人學齊白石畫蝦,但這份功力都是望塵莫及。與齊白石有過交往的呂宜園所撰寫的《看齊白石作畫》一文就詳細地寫到了齊白石畫蝦的情景。

    呂宜園自幼喜愛書畫。上大學時,他對齊白石就非常仰慕。上世紀40年代中期,呂宜園住在北京石駙馬大街,距離齊白石所住的跨車胡同很近。有一天,呂宜園隨齊白石的同鄉應邀到齊宅小酌,受到了主人的熱情接待。他們到達之后不久,院子北面的屋子里就準備好了酒席。屋中的地上還擺滿了畫,墨色淋漓,并沒有干透,正在那里晾著。這是呂宜園第一次欣賞齊白石的作品,而且一下子就能看見這么多,真是大飽眼福。

    吃完飯,呂宜園開口向齊白石討要一張畫,老人很爽快地答應了。隨后,齊白石凝神定氣,濡染大筆,飽蘸西洋紅,先畫了兩個大桃子,再換筆蘸墨,很快畫好了桃枝。呂宜園仔細觀瞧,只見桃大如斗,鮮艷圓潤,非常飽滿地懸掛于枝頭,頓時大喜過望,連連感謝齊白石慷慨贈畫,還略帶遺憾地說道:“久聞齊先生畫蝦精妙,可惜我沒見過,殊為遺憾,只是今天先生太累了,我不敢再麻煩了。”聽呂宜園說完,齊白石也不答話,又拿出一張紙,抄起大筆,先在調色盤中把墨調勻,再從小水盂中舀出一勺清水滴入筆頭和根部――他要演示蝦的畫法。齊白石讓筆尖向左,筆頭與桌面大概呈40度角,用力一按,因根部被那一滴水給沖淡,所以紙上便現出了一個極淡的圓點,他又隨手在圓點的右下角補了一筆,一半壓住前一筆,一半露在外面,斜入蝦的頭部,并在兩側各點了一下;畫完這些,他握著筆,一節套一節,以向上隆起的形狀畫了六節作為蝦的身子,再趁勢向前一拉,又側著筆上下兩抹,就畫好了蝦尾,接著添上足和螯,然后用更濃的墨畫上蝦眼,又在背部點了一下。至此,蝦的主體就畫完了。齊白石換成小筆,開始畫蝦須。眼見他只是簡簡單單地從蝦頭的前部向后撇了幾條長須,一個大蝦就畫好了,前后所耗費的時間真的還不到一分鐘。

    后來有一次,呂宜園又去跨車胡同拜訪齊白石,把自己從那個弟-子那里聽到的話告訴了老人,正在畫蝦的齊白石當即把紙一翻,在紙的另一面畫了一只頭朝左的蝦,再翻過來,蝦頭就朝右了。兩人相視而笑,而齊白石的敏捷思維和幽默也給呂宜園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。

    徐悲鴻勵志學畫

    徐悲鴻勵志學畫

    一天,一個外國學生很不禮貌地沖著徐悲鴻說:"徐先生,我知道達仰很看

    重你,但你別以為進了達仰的門就能當畫家.你們中國人就是到天堂去深造,

    也成不了才!"

    徐悲鴻被激怒了,但是他知道,靠爭論是無法改變別人的無知和偏見的,必須用事實讓他們重新認識一下真正的中國人.

    從此,徐悲鴻更加奮發努力.他像一匹不知疲倦的駿馬,日夜奔馳,勇往直前.

    那個外國學生,看了徐悲鴻的作品,非常震驚.他找到徐悲鴻,鞠了一躬說:

    "我承認中國人是很有才能的.看來我犯了一個錯誤,用中國話來說,那就是'有

    眼不識泰山'."

    徐悲鴻畫馬

    杰出的畫家徐悲鴻特別愛畫馬。他筆下的許多駿馬圖成了藝術珍品。

    1934年春天,徐悲鴻到莫斯科國立博物館舉辦畫展,并為觀眾現場作畫。那天,觀眾把展覽廳擠得水泄不通。徐悲鴻從容地磨墨、鋪紙,轉眼之間,一匹活生生的駿馬便出現在紙上了。觀眾被徐悲鴻的高超技藝征服了,大廳里響起雷鳴般的掌聲。這時候,一位身材魁梧的元帥撥開人群,走到徐悲鴻面前,彬彬有禮地說:

    “徐先生,我能要這幅畫嗎?不然,我會發瘋的!”

    徐悲鴻被這位元帥的誠意感動了,他點頭微笑,揮筆題上字,把這幅畫送給了元帥。元帥高興得像打了勝仗似的,和徐悲鴻熱烈擁抱,大聲稱贊道:“徐先生,你不但是東方的一枝神筆,而且是世界的一枝神筆。你筆下的馬,比我騎過的那些戰馬更壯美!”

    由于徐悲鴻經常畫馬,他對馬有一種偏愛。和馬在一起,聽著馬蹄得得,看著馬御風奔馳,他覺得是一種精神享受。他的心仿佛和馬一同馳騁。

    廖靜文在《徐悲鴻一生》一書中回憶,一次在成都坐馬車,馬車夫是一位和善的老人,他愛馬,馬養得非常好。他舉起鞭子,那匹栗色的年老的牝馬便揚起那好看的蹄子,歡快地向前奔馳了。徐悲鴻喜歡這樣待馬的好人,他走下馬車,馬車夫正忙著給馬預備水和飼料。“這個給你。”徐悲鴻先生忽然對馬車夫說,一面從手提皮包里取出一幅折疊起來的奔馬畫。這是他昨天晚上才畫好的。

    馬車夫迷惑地抬起他那滿是皺紋的前額,瞇細著眼睛呆望著徐悲鴻,仿佛沒有聽懂他的話。“老大爺,”廖靜文從旁解釋說,“這是一張畫,是送給你的。”馬車夫那雙混濁的眼睛陡然亮起來,他雙手接過畫,連聲說:“謝謝老爺,謝謝老爺。”馬車夫眼角濕潤了,“我碰到好人了,今天一早,我看見一只喜鵲飛到我的窗子上,我就想,興許有啥子喜事要來,可是,我這個窮老頭兒還能有啥子喜事呢?現在,真靈驗啦!”他又嘮叨開了,同時用右手扯起左臂的袖口,擦去已流到面頰上的淚水。

    徐悲鴻先生握著馬車夫那雙粗糙得像石頭般的手,連聲說著“再見”,才離開他走了。

    “先生,您為什么突然要給一位不相識的馬車夫一幅畫呢?何況他又不知道您是誰,您是否有點過分慷慨了?”廖靜文帶著驚異問他。

    他十分柔和地回答說:“因為我愛馬,也愛善待馬的人。你看這個馬車夫,既能非常熟練地駕馭,又能視馬如親人。他對馬的愛打動了我的心,使我受到感動,何況他的生活很難呢!”聽著徐悲鴻先生的話我也十分感動了。

    馬,最能反映徐悲鴻個性,最能表達他思想感情。徐悲鴻的馬受到人們喜愛,除了他所下的功夫之外,更重要的是他傾注于其中的感情,并將這種情感化作一種精神,以馬為載體而表現出來。

    馬,在中國人心目中始終是人才的象征,民族振奮的象征,執著于現實的徐悲鴻翻來覆去地畫馬,正是有所感而發,盡抒胸臆。徐悲鴻筆下的馬,從來不戴韁轡,但在《九方皋》畫面上黑色雌馬,卻例外地戴上韁轡,有人問悲鴻這是為什么,悲鴻笑著答道,“馬也和人一樣,愿為知己者用,不愿為昏庸制。”

    pengji

    2010-01-24 13:56

    齊白石善于畫蝦

    齊白石是著名的國畫藝術大師,他筆下的蝦可謂栩栩如生,妙趣橫生, 堪稱一絕。提到畫蝦,這中間還有一個生動的故事。

    齊白石少年時代就對蝦產生了濃厚興趣,經常到溪流里觀察這種逗人喜

    愛的小生物,并用棉花為誘餌釣蝦。他晚年曾畫《兒時釣蝦圖》,在畫幅上 題詩道:

    五十年前作小娃,棉花為餌釣蘆蝦。

    今朝畫此頭全白,記得菖蒲是此花。 并有小注:

    余少時嘗以棉花為餌釣大蝦,蝦足鉗真餌,釣絲起,蝦隨釣絲起出水, 鉗尤不解。只顧一食,忘其登岸矣!

    少年時代的這種興趣,使齊白石萌發了畫蝦的藝術種子。他 60 歲前畫蝦 主要是摹古,學習八大山人、李復堂、鄭板橋等畫蝦的技法。

    62 歲,齊白石認為對蝦的體會還不夠深刻,需進一步觀察寫生。就在畫 案的水碗里,長期養著數只活蝦,看它們的形狀,看它們在水中游動的姿態, 還常用筆桿觸動它們,看蝦跳躍時的各種姿態。這時期齊白石畫的蝦,雖超 越了古人,但還是側重在追求外形,尚未表現蝦的透明的質感。

    66 歲時,齊白石畫蝦產生了一個飛躍。蝦的軀體已有質感,頭、胸前端

    有堅硬感。腹部節與節若聯若斷,中部拱起,似乎能蠕動。蝦的長臂鉗也分 出三節,蝦的后腿也由十只減少成八只。

    68 歲時,畫蝦又進了一步。這時的特點是:腹部小腿由八只減少到六只; 以前畫蝦眼是畫兩個濃墨點,后來在寫生中觀察到蝦在水中游動時兩眼外 橫,于是蝦眼由兩個濃墨點改成兩橫筆;最關鍵的突破是在蝦的頭胸部分的 淡墨上加了一筆濃墨,齊白石認為這一筆是創造最成功的:“這一筆不但加 重了蝦的重量,并且也表現了白蝦的軀干透明。”這時畫蝦已達到神形兼備, 可以說算成功了。

    但齊白石仍不滿足,還繼續追求筆墨的簡練。70 歲后又有意刪除不損害 蝦的真實性的腿,78 歲時畫的蝦后腿就只有五只。

    80 歲以后畫的蝦,才真正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:那精確的體態,富有 彈力的透明體,在水中浮游的動勢??可以說藝術造型的“形”、“質”、 “動”三個要素都臻于完美的境界。

    縱觀齊白石畫蝦的藝術經驗,有兩點最為突出:第一,是敢于否定自己, 不斷追求藝術妙境;第二,是注意對事物進行認識理解,以演化藝術的表現 力。另外,這中間也引出一個重要的美學問題:在審美創作與鑒賞中對對象 自覺進行如何成其為美的思考,是十分必要的。

    文章編輯:李維

      相關閱讀:

      以上內容對您是否有用?

      是,這文章不錯 √
      否,這文章很差 ×
      上海11选五走势图
    • <code id="wkygg"><label id="wkygg"></label></code>
    • <code id="wkygg"><label id="wkygg"></label></code>